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尘一笑(刘静)原创博客

要么旅行,要么读书,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红尘一笑,本名:刘静。中国诗歌学会、中国散文学会、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在《散文诗》、《中国文学》、《常青藤》、《两岸联合报》、《当代汉诗》等国内外几十家报刊发表作品近千件。部分作品被选入高中和初中阅读教材。获各种文学赛事奖项50余次。文章被国内外几十种权威文学选本收藏。著有个人散文集《在一朵花里遇见》、《花开,只为倾城》、《静听心海》,诗集《那梦,那时光》。主编大型合集《2016当代作家文学精品》、《2015当代作家作品精选》等十余部大型文卷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一笑原创】韶光尽头,一曲落红叹了谁  

2013-05-07 12:39:12|  分类: 一笑2017年报刊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韶光尽头,一曲落红叹了谁

文/红尘一笑

 

       浮世流年,缘来缘去,一音笙箫痛了谁?一曲落红叹了谁?一句珍重念了谁?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,浮生千变,你终是我千年不变的修行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  
  【光阴渡口】


  沿五月的脉络,轻触时光,一些念,若尘;一些梦,幽幽。
  站在光阴的渡口,看流光飞逝,素白的月色,似乎难谙人间悲欢离合,总是于不经意间横陈了婉约的心事,任一指叹息敲疼了伤口。
  陌上流年,轻拾那一份相思,一纸经年,半笺心语,谁温柔了岁月?谁惊艳了时光?在最美的年华里,遇见了你,便注定婉约那一段烟柳画桥,云水相拥。
  翻开记忆的断章,依稀,是那个烟雨柔柔的五月,一条乌篷船,几眸初相遇,两颗驿动心。不知道是不是前世的缘分,你的温情,就在谈笑风生中浪漫了我一见钟情的倾心,从此,水为媒,山为证,一言承诺,对映连理枝,双生缠心莲,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  或许,这个季节,无需刻意,漫步轻风,倾听心灵,于江南,我只是你遗落在流年的一个回眸,而于北方,你,却始终是我绵绵不绝的念想和桃花流水的守候。
  
  【残红散尽】
  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,这世间,情难解,情难料。一季花开,残红散尽,飞入春深寻不见。
  站在季节的边缘,守望一座空城,覆手寂寞,忧伤是一缕风,穿过指尖,遗落在淡淡的流年。许下的三生承诺,却给不了一世的结果,经年一梦,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  或许,这世间有太多的东西,让人无从把握,亦如,十指合掌的誓言,被风干后在空中沉浮不定,如此这般的散了,淡了,远了。斗转星移,流光飞转,谁的誓言缤纷了过往?谁的守望洞穿了流年?携一卷清浅,掸一帘幽梦,眺一眼忘川,执一笔问天。其实,一些答案,恰好微澜;一些章节,注定无言。
  是谁说过:关于爱情,沉默守望的孩子,是最苦的园丁?蓬山万重,季节转换,年年雁断,思如练,也许,关于痴情,或多或少与悲伤有染。
  握一纸素笺,在落寞天空下,守候飞鸟的翅膀,浅笑迷离间,依稀是谁的声音,驻足窗前,将我的乳名轻唤?梧桐树,三更雨,不道离情苦;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。提一盏千年的宫灯,于霓裳轻舞处,守候一个痴心的梦。相思渡口,谁的痛蚀骨?谁又在一笔淡墨里,夜夜含泪那无法泅渡的涅磐?
  梦随风万里,几度红尘来去,天涯尽头看流光飞去,不问何处是归期,欲将心事付瑶琴,弦断谁与听?素笔画心,浅写迷离,唐诗宋词吟尽,又怎抵得一场风花雪月的情殇?人生不过一场虚妄,蓦然回首,花开花谢花满天,只化作心有千千结。
  
  【韶光尽头】
  
  一年春事,桃花红了谁;一眼回眸,尘缘遇了谁;一点灵犀,真情赠了谁;一把花锄,洒泪葬了谁?
  斑驳的岁月,记载着流年,那些打马而过的时光就在阙阙清词中清浅。月色如水,清冷寒澈,抽离丝丝前世的缘,记忆的珠链跌碎了一地似水若梦的缠绵。也许,今生,你我注定要在这纷纷扰扰的尘世,做一次梦的旅行,无花亦无果,无始亦无终。
  执一阙清词,墨韵成殇,望断天涯路,瘦了流年,淡了红颜。许下一个人的承诺,却刻骨了两个人的烟火。从此,星月不相见,山水不相逢。今日种种,似水无痕;明夕何夕,君已陌路。物也非,人也非,岁月无痕事事非......
  洇一笔漫漫时光,舞一阕水墨横斜,凭窗依栏,捻一则千年的经卷,隔着月光水岸,为你,立成一株瘦笺。
 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一段未来得及旁白的故事,一份刻骨铭心的眷恋,就在千万次回眸中,诠释了三生石上的海枯石烂。一诺相思,一笔成殇,人憔悴,只为谁,落花流水不相随,相思赋,流年渡,无端又被西风误。红尘深处,梦过无痕,抬望眼,慢低眉,穿过指尖的痛,落字,成殇。惟剩,把酒临风,眸念泛滥,记录你隔花初见时的模样。
  浮世流年,缘来缘去,一音笙箫痛了谁?一曲落红叹了谁?一句珍重念了谁?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,浮生千变,你终是我千年不变的修行。
  今生,我只愿青灯莲下,为你写尽千丝万缕碎碎念;今生,我只愿晨升暮落,为你吟尽前世来生千回百转相思引。你若安好,我便晴天,一眸相遇,一生念安。
  如此,便好。
  


  红尘一笑落笔于2013、5、7晨。QQ1285207538

(同步发表于博客、QQ空间及各大网站)


【发表于《雁翔湖》杂志2017年第3期】


  
  

伊人-在水一方

 

 伊人边框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9)| 评论(2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