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尘一笑(刘静)原创博客

要么旅行,要么读书,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红尘一笑,本名:刘静。中国诗歌学会、中国散文学会、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在《散文诗》、《中国文学》、《常青藤》(美国)、《两岸联合报》(台湾)、《当代汉诗》(瑞士)等国内外几十家报刊发表作品近千件。部分作品被选入高中和初中阅读教材。获各种文学赛事奖项50余次。文章被国内外几十种权威文学选本收藏。业绩载入《中国当代创业英才丛书》。著有个人散文集《花开,只为倾城》、《静听心海》,诗集《那梦,那时光》。主编大型合集《2016当代作家文学精品》、《2015当代作家作品精选》等十余部大型文卷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一笑获奖作品珍藏】乡下的冬  

2016-12-13 20:13:05|  分类: 一笑获奖作品珍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【一笑获奖作品珍藏】乡下的冬 - 红尘一笑 - 红尘一笑(刘静)原创博客

 


【一笑获奖作品珍藏】乡下的冬 - 红尘一笑 - 红尘一笑(刘静)原创博客

 


  乡下的冬

  
  作者:红尘一笑(刘静)
 

       一年一度的冬,又在猝不及防中到来了。一场雪花,晶亮了时光的门楣,将大片的冬之灰色瞬间渲染成素雅。漫天凛冷,曼舞穹庐,雪,带着漫天漫地的飘逸,洋洋洒洒穿越而来。落在地上,清亮了一方田野;落在树上,妩媚了万千枝头;落在心里,开成了默默的欢喜。


  静静地坐在窗前,铺陈心事,此时阳光恰好,音乐恰好。透过玻璃窗,随处可见的冬之脚步,愉悦了思维,撩拨了心境。回忆,如一根线,弯弯曲曲通向故乡。


  记忆中,乡下的冬,是凛凛的。


  风,因为没有楼群的阻隔,肆无忌惮,钻进脖领里,吹到脸上,硬生生、疼酥酥的。田野空旷,掰掉棒子的玉米秸在寒风中悉嗦作响,那些走过青葱时光的杨树呀、柳树呀,干净得只剩下风骨,只待路过的画家秀笔丹青,或多情的诗人泼一怀墨吟哦。


  记忆中,乡下的冬,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。


  约上三二个好哥们,烫一壶小酒,置一张小桌儿,盘腿坐在热乎乎的大炕上,边喝边拉家常。冬天,是乡下最闲的时候,地里早没有了农活,外出打工的劳力也都已回来猫冬儿,多得是时间,可以从早晨喝到中午,再从中午喝到午夜。累了,靠着窗台抽颗烟;困了,倒头便睡。聊到开心处,朗声大笑;说到痛处,酒就着泪,也绝不会有人嘲笑。这个时候,每一个人都是心灵最本真的释放,生活卸掉了重负,在这一刻变得格外轻松。


  最喜欢乡下的雪,漫天漫地,仿佛刚性的男人,带着一脸的桀骜,在与大地相拥的那一瞬,又变得柔情万千。房顶白了、田野白了,沟沟坎坎瞬间披上银装,小狗撒着欢,互相追逐着,鸭鹅们嘎嘎地叫着,拍着翅膀唱着只有它们才能听懂的歌。


  在乡下,你不仅可以欣赏到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更能领略到“长天远树山山白,不辨梅花与柳花”。彼时,一望无垠的雪地成了孩子们的乐园,堆雪人,打雪仗,捕麻雀,大人们则忙着打扫院子里、房顶上的积雪。看吧,雪初停,家家户户人欢马叫,说着,笑着,仿佛遇到了什么盛大的喜事。是呀,今冬麦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,瑞雪兆丰年呀,谁人不知晓呢?老农们则喜滋滋地靠着墙根,谈论着今年的收成、明年的打算。


  此时,河水已结了厚厚的冰,孩子们仨一伙俩一群拎着冰车,呼朋引伴去河上滑冰。乡下的冰车与城里的完全不同,那是只用几块木板钉在一起,又在下面安两片冰刀就能做成的简易冰车。冰车宽宽的,矮矮的,孩子们或盘腿坐在上面或蜷蹲在上面,冰车飞动,童心飞扬,满河是欢快的笑声。小伙子们则拎着钎子,凿开冻结的冰面,将隔冰看到的冻僵的鱼捞上来,然后把美味拎回家,和家里人美美地吃上一顿。


  “踏雪闲寻深院,携壶试觅幽欢”,在乡下,最惬意的事莫过于围着火炉烤豆豆。那炉子一定要是老式站炉,立在某一个超市的中央,炉筒子长长的,也或许折了一个弯,然后穿过窗户,伸出窗外。那微红的炉盖子上一定正烙着噼啪作响的花生豆,黄豆抑或刚从玉米棒上搓下来的玉米豆,妇女们用一根小棍子拨弄着这些“好玩意”,小孩子们则瞪大眼睛嘴馋地在一旁等候。炉膛下或许还有几根正烤着的半生不熟的地瓜,屋子里充满着各种农家烤味的清香。炉子不远处,几个男男女女正悠闲地搓着麻将或甩着扑克,爽朗的笑声欢愉着屋内每一个人的心。这情、这景,大凡见过的人,又有哪一个不觉得温馨呢?这或许是一如我这样从乡下走出的城里人,再熟悉不过和念念不忘的场景吧?


  总感觉,城里的雪是腻腻的,瞬间即化,那撒下的盐,那络绎不绝来来往往的车辆,令飘下来的雪花瞬间无影无踪,所以,城里是留不住雪的。


  真正的雪的故乡是乡下。雪,精灵一样就那样懒散地,无拘无束地飘着、落着,在沟渠,在山梁,在乡下每一个可以栖身的角落,经过阳光的折射熠熠生辉,经久不化。这些洁白的天使,怀着深深的眷恋义无反顾地扑入田野的怀抱,与辽阔融为一体,又妖娆成漫山遍野的银装素裹。


  有的人说,在异乡呆久了,异乡也便成了故乡。我却永远无法苟同这个观点。栖居城市多年,心中根深蒂固的,却永远是那个美丽宁静、炊烟袅袅的小村庄。


       乡下的冬,永远是游子心中最深最暖的梦。


 


获2016年第二届“和平颂中华情”《中国文艺名家传世作品集》特等奖

【发表于2015年12月11日《锦州晚报》原创版】
【发表于《中国诗赋》杂志2016年第3期】
 【发表于2016年11月22日吉林《协商新报》书香吉林版】
【收录大赛获奖作品集《中国文艺名家传世作品集》(2017年5月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)】

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3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